秒速时时彩下载:从9.7到4.9, 这国剧大神在想什么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8-08-22 22:42:54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如果你是资深剧迷,最近一定遇到选择困难症。

这段时间,剧太多!

宫廷剧就3部,几番撤档、昨天终于开播的《如懿传》;为了跟它对打,周播改日播的《延禧攻略》;以及厂花倪妮权谋大剧《天盛长歌》。

还有网剧《沙海》《疯人院》《媚者无疆》,盗墓、精神病人、青楼都是抢眼类型。

还有玄幻剧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《武动乾坤》。

人生有限,到底选啥?

今天要说这一部,可能是其中最受争议的。

认识Sir这么久,你早就知道看剧看主创

很多时候,主演、故事套路不对胃口,你很可能就放弃了一部剧。

比如越来越油腻的杨洋,比如又是“痞少年救苍生”的玄幻老套路。

尤其当这些槽点跟一个名字放在一起,仿佛“不可原谅值”就自动×10倍。

没错,导演,张黎

因为分数太惨,与我们认识的那个张黎,太不配。

身为中国最会拍历史剧的导演之一,他的代表作几乎都被封过神。

《大明王朝1566》,不掺一滴水,展现了险象环生的明末官场,9.7

《走向共和》,有血有肉地还原了孙中山领导革命、创建民国的峥嵘历史,9.6

看到这评分,Sir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:

你可是张黎,为什么踩沟里了?

了解张黎的人都知道:

第一,他太懂历史。

自小受父亲影响,对历史既好奇又爱钻研,他来拍玄幻剧虽说是转型,但如果能合适地掺入历史剧的重(他善用审慎的目光来对待剧中人物),说不定就克服了玄幻的原罪,轻。

第二,他团队水准非常稳定。

《雍正王朝》《大明王朝》编剧是一级编剧刘和平,飞天、白玉兰盖过章;《走向共和》是一级编剧盛和煜,他还编过《大清盐商》(豆瓣8.5)。

历史太大,而张黎总是会以小见大。

Sir还记得《走向共和》一场戏,主线人物李鸿章出场。

剧本原设计是,他穿着官服挎枪出场,意图表现一种紧张的人物心态、还有清末内忧外患的局势。

可导演张黎不这么玩。

他让李鸿章吃鱼,在家吃鱼。

镜头外,一个又一个紧急消息报进来:

什么北洋水师出岔子啦,什么日本进攻朝鲜啦……

再看李鸿章,丝毫不动声色。

反而,当下人提到进贡慈禧的鹦鹉病了,李鸿章才有点慌。

万件大事,都比不上主子一桩小事。

一场吃鱼戏,李鸿章宦途的重大特征之一就拍出来了。

张黎懂拍人,所以张黎拍的玄幻人物,不像别人那么飘。

《武动乾坤》,没有一键美颜磨皮,每个主角都面有人色。

不光人,场景也沉。

角斗场的锈铁门,斑驳老旧,明知是道具还看不出假。

张黎镜头下的柳岩,更收——因为不卖事业线,不走过场。

在其他导演想办法让柳岩更“柳岩”时,张黎只让她媚而不露。

再比如槽点最多的杨洋。

杨洋的毛病一直都是,把演戏当成MV或偶像走秀。

这次Sir看了几集,居然发现杨洋脏了

这场戏说的是杨洋与亡父告别。

因为他脏了,所以我们看得出他想认真。

但,以上种种对玄幻剧的改造,又因为导演张黎,都被强烈反弹。

张黎为什么要拍玄幻剧?张黎变了?

Sir同样好奇。

于是,就有了接下来这篇对张黎的采访(逼问)。

采访地点,是朝阳区大屯路附近的一家后期公司,杨洋正在录音棚,为《武动乾坤》后20集配音。

过程中还能听到杨洋在嘶吼,好像他演的林动遇到了什么生死挑战。

相比杨洋的嘶吼,张黎显得格外沉静。

他声音轻,有时轻得像自说自话,与其说是在和你说话,不如说他在跟自己交流。

这种沟通的感觉,会让你觉得他说的每句都真诚。有时说到动情的话题,他甚至双手扶膝,后仰着陷进沙发。

61岁的张黎一身休闲,短袖短裤,无论回答什么问题,尖锐的,感性的,他都非常温和,没有攻击性,不像导演冯小刚、制片刘文武口中那个“脾气火爆”的黎叔。

一句话,不像一个腕儿。

在现场,面对“很多人猜你拍是想挣大钱”,“您说了杨洋太多优点了,我想听你挑刺”这种问题。

张黎都不拒绝。

在现场,话筒线连续故障4次,换谁都急,连摄像大哥都冒了汗。

张黎呢,他继续让工作人员换条线,还安慰摄像记者,说没事没事。

一部剧拍完,是好是歹?

比起拉近与网友的距离、被风评撼动内心,六十知天命的张黎,好像更关心自己与作品的距离。

他觉得,拍东西,不怕慢热。

《武动乾坤》没有隐喻。

毒舌:您第一次接触《武动乾坤》的小说是什么时候?

张黎:2016年4月份。小说看三篇就搁下了,因为第一反应(不是沉浸故事)而是怎么把它呈现出来,如果一猛子扎进去就回不来了。

然后时间、空间,就开始拆。我看好电影也是,不会(先)去欣赏,会先把它拆了:段落、镜头运用、景别、运动、表演、调度、气氛、光、色,一部好电影我得分三四次、四五次看完,说白了很痛苦。

毒舌:那您看完会先想调整啥?

张黎:我看女孩戏,首先觉得要往前移——怎么可能一个片子前三章都没女主角?

它得合理,有独立存在的空间,这两个主要女性(绫清竹和应欢欢)还得有独立性格。我觉得我还是挺明白的,最终没一个女性是为情所困的,都没被困住,她们都做到了,或者都选择了一个女孩应该选择的,而不是跟男人一样的生活。

毒舌:为什么想到拍玄幻?

张黎:玄幻题材特别吸引我的是,可以心想事成,忽略时间和空间,可以乾坤大挪移,不用考虑那么多事

毒舌:原著粉说剧改动有点大,您觉得呢?

张黎:我也很难回答,从小说到影视,这个太专业。很难对话。按我以前脾气,这个气我都不置,爱说说去。原来比较习惯我的戏的人,都期望里面会有弯弯绕,(但《武动乾坤》)没有(隐喻)

因为我想直白地跟年轻人表述男性化,简单、直白,我强化了这个概念。

这个戏不用杨洋,用谁?

毒舌:为什么用杨洋?

张黎:我们对演员不是没有选择。

我的习惯是要看演员跟角色的契合度有多少,跟我的“温度”是不是一样,我100度,你80度,你戏再好我也不跟你合作,这是第一。

还有,你的“温度”保持时间够不够长。因为我要求高,所以困难就多。拍戏跟塑造角色一样,当遇到一些看似不可逾越的障碍时,你能不能跟我一块跃过去。我跟大部分演员聊完后,觉得杨洋身上有这个素质,他强烈地表示他要当一个演员。

毒舌:您没考虑到他近年的影视口碑?

张黎:从两个角度分析,他是不是我们的孩子?是不是下一代?一个民族也好,你对下一代首先要什么,是不是要呵护,这是第一个。

第二作为演员来说,这个戏如果不用杨洋,用谁?

我告诉你一个事实,用别的演员来扮演,也一定会遇到类似的问题,(难道这样)我们就不做了吗?对我来说(这)反而有意思,导演最大的刺激是什么,就是把一个看似不合适的(演员)最后塑造成一个角色,把一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影片最后用镜头完成了,把看似不可能讲述的故事讲圆了

毒舌:那么,您怎么试出的杨洋?

张黎:我们主要角色有长达两个月的试装,租了一个小棚,有演员,每个角色反复试,因为有服装设计,有造型、化妆,身上的配饰、鞋、衣帽、季节,根据小说和剧本他的成长阶段不一样,这个时间非常长,试装有大量的交流,中间给他们做了一些功课,还要给他们布置作业。

毒舌:会不会有那么一个瞬间,您觉得杨洋挺好的?

张黎:其实见第一面就知道他行。他坐那儿不动,低着眼睛。

因为我是职业导演,你相信我的直觉。我拍这么多戏,演员定了不说成百上千,也有大几百了,对演员有专业判断,对其他角色也一样,没有十全十美。

你知道当时马龙·白兰度演教父时,谁来跟他搭戏?当时多大的雷,结果定了(还是小鲜肉的)阿尔·帕西诺,这种案例很多。

毒舌:但杨洋这两年戏路,不少人都说油腻。

张黎:一个长剧要看人物的发展,这是一个。关于油腻,别人可以说,我(也)可以不苟同。

我认为杨洋在这一点上是健康的,这个角色完成得非常健康。

还有一个,演员相对来说是被动的,不是完全自己说了算,有经纪公司、文学编辑,对一个演员会有方方面面的意见。到了现场,每个导演、每个摄制团队也不一样。

如果这个(林动第一次见仙女姐姐被网友说油腻、不怀好意)属实,我有一定责任,因为剪接权在我手里。

他跟绫清竹的关系,有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赖不兮兮的劲,其实文本上这就是一个底层顽劣少年,如果女性(观众)觉得被冒犯,这个我有责任,我可以剪掉。

毒舌:都说杨洋自恋。

张黎:这个我坦然跟你说,越好的演员越自恋,这跟越好的编剧越病态是一样的。

毒舌:之前您在采访里说,觉得杨洋生活特惨,没什么别的玩的,拍戏完了打会儿电动,您还说三里屯他都不知道在哪儿。

张黎:不是不知道,是去不了,上不了街。这部戏他1100场戏,你就想他几乎每天都超时,不像别的演员超时不行,他每次说叔在,我就在。组里没一个演员说对不起我超时了,我不拍了。

毒舌:杨洋当然会被商业干扰,那您怎么挖掘他表演深处的东西?

张黎:他可以通过阅读、观片。他是缺这个,人不可能是完人,但通过大量的阅读和看片可以弥补这个东西。

毒舌:您会教他吗?

张黎:他们发过(他)几张照片,在棚里拍戏抓拍的。当时在谈剧本、谈戏,所有演员眼神都是如饥似渴地看着我。

(他之前)耳朵动手术,为什么停两个月你知道吗,这个孩子差点毁了。耳朵那个大脓包,打戏受伤,开始化脓,他就不说,整个耳朵这一大块,每天要用针管抽。

还有脚踢到树根上,我给他脱袜子,看到指甲盖儿掀起来了,我帮攥着。他疼,确实他忍不住,我在那坐着,就差那一个镜头,半夜拍到两点多钟了。后来就送医院。象山那地儿,一般第二天谁都不会出工,可第二天八点人家来了,一瘸一瘸地来了。

最早说(找)替身,他就是较劲,就不用,内心很轴这孩子。(平时)头发一丝不乱,小风吹着,小仙人似的。如果是我儿子肯定不让干这一行。

毒舌:现在开播,非议出来之后,您跟杨洋有没有针对这些聊过?

张黎:他是处女座,跟胡歌一样非常纠结。但有一点我特喜欢,他一旦到了现场包括配音,一定特别投入,你说我不行是吧,我就行给你看,我喜欢他身上这个劲,他不大表示我要怎么着,闷闷的。

(虽然)不太说,但我能感觉到。他会加倍地想做好,太想做好了。

毒舌:他全程的戏,您都在现场盯着吗?

张黎:90%。因为毕竟三个组,还有动作组,有很多动作戏。

毒舌:那张天爱呢?

张黎:四大金刚,两男两女,他们都有共同的特点,这个也是撞上了,都不是科班专业学表演的。

不是科班也有它的好处,比较干净,没有那些在学校的一些条条框框。张天爱比较突出,这个孩子特别真切,她在现场的表演,饿就是饿,疼就是疼。

毒舌:您说太多优点了,我想听您挑刺。

张黎:其实老戏骨也有不足,我跟大量老戏骨合作过。我跟你们是两代人,你们今后也会有自己的孩子。

牢记这一点,他们再不好,是我们的孩子,他们有一千种毛病,恨不得抽他。一定会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东西,但是这些跟网络上一些恶意的东西相比是不一样的。

毒舌:会不会因为是孩子,所以您比较宽容?

张黎:我没说什么自我牺牲,我对很多媒体说他们做了应该做的事情。

你就是干这个的,这是应该干的事。(你可能会说)我移情了,我告诉你我不是。

我没必要替他们背书,我也没必要替他们站台,而且我对他们完成的角色是满意的。

我们不是回避他们的问题,但说不足要有建设性,这是最重要的。

口碑对我当然重要,因为我是一个传播者,需要大伙一块把我们想说或没说到的东西传达出来。
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0 杭州市某某汽车电子公司